• Share on Google+
【壮丽70年·奋斗新时代】二郎山上 七旬老人见证“鬼门关”近七十年蝶变
shuai 2019-05-17

    周文寿是二郎山上团结村村民,见证了二郎山近70年的变化。(何川/摄)

    “二呀么二郎山,高呀么高万丈,古树那荒草遍山野,巨石满山岗,羊肠小道那难行走,康藏交通被它挡……”二郎山是川藏公路从成都平原进入川西高原的第一道关卡,也是记者走进川藏线蹲点采访的第一站。

    二郎山,曾被过往司机称为“鬼门关”,上世纪五十年代翻越它要花三天时间,如今只要14分钟就可从高速公路隧道通过,位于二郎山隧道西洞口的团结村也从“飞虎村”变成了全国文明村。

    在二郎山上团结村的一个小院子外,年近7旬的老人周文寿哼唱这首上世纪闻名全国的歌谣,为我们打开了回忆的大门。

    二郎山盘山公路。(翻拍于川藏公路纪念馆)

    川藏通车 千年茶马古道成历史

    “二郎山的那边是雅安,听老人讲,旧社会时候,雅安那边背茶包的人都是走路翻二郎山过来,过山了就在我们村歇脚。”周文寿说,“二郎山盘山公路是解放军修通的。通车的那年,我才刚出生。”

    周文寿所说的茶马古道,源于宋代。从雅安经泸定、康定,茶马互市后,一直延伸至拉萨,至今已有千年。对行走茶马古道的凶险,雅安市汉源县82岁的老人陈正秀记忆深刻:“去康定做生意,翻二郎山那段最苦,路险,还不太平。我父亲陈德泰翻山时遇见了流匪,东西被抢光了。回来不久就病死了,死的时候才37岁。这条路上,冻死、病死的人多得很。我十多岁时候也走这条路,背着货走,单边一趟就要半个月,最怕的是生病和土匪。后来路修通了,才不用人背了。”

    泸定县川藏公路纪念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1950年5月,为了打通二郎山修建川藏公路,以人民解放军为主的上万名筑路大军进入二郎山,用最原始的筑路工具,以每公里7名军人牺牲的代价,修通了这60多公里的二郎山盘山公路,那首《歌唱二郎山》也因此闻名全国。”

    1953年,从雅安到拉萨全长2255公里的川藏线正式通车,天堑变成了通途,茶马古道彻底成为历史。

    这是二郎山的第一次巨变。

    汽车运输队艰难通过二郎山路段。(翻拍于川藏公路纪念馆)

    常年拥堵 二郎山成了“鬼门关”

    二郎山通车后,行走山间的背夫们退出了历史舞台,开着解放牌大卡车的运输队成为这条路上的常客。修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二郎山盘山公路随着车流的日益繁忙,变为让司机们心惊胆战的“鬼门关”。从1983年起,二郎山路段实行单向限行通车。由于路窄坡陡弯道多,再遇到冰雪天气,拥堵成为路过司机的噩梦。

    “那时候,山上流传过这么一首打油诗:‘车过二郎山,像进鬼门关,侥幸不翻车,也要冻三天’,还有司机说,车过二郎山,就像顶着棺材板。我印象最深的是七十年代,送我女儿去雅安商校读书那次。当年没有班车,我们搭的是运木头的货车,那一趟来回整整走了七天。”周文寿说,看到二郎山上的车,从山脚到山顶,一辆接一辆,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,那时候要出去一趟很难。

    车辆的拥堵,还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变化,让司机们对二郎山的恐惧更深了。“那个年代,我们村有过一段不光彩的过去。”周文寿不好意思地说,有一段时间,我们出去都不说自己是“团结人”。

    原来,当年的团结村家家户户靠种玉米、苹果为生,很多村民把苹果背到路边卖给过路司机贴补家用。这样的生活太苦了,有些好逸恶劳的小伙子就打起靠山吃山的歪主意:他们爬车、扒货、销赃,把团结村变“飞虎村”,在川藏线上臭名远扬。二郎山这个“鬼门关”的名号因此传得更远了。

    如今团结村的羊肚菌当天便可销往成都,仅用3个小时车程。(何川/摄)

    走进新时代 “飞虎村”蝶变全国文明村

    周文寿回忆,二郎山这道“鬼门关”开始有变化,大概是2001年,老二郎山隧道打通以后开始的。

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!
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、社群网站上,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,就可以赚点击奖金,最棒的是,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【成交奖金】
分享你的专属连结,让生活更美好!